中国新闻资讯

            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

漯河最早的房地产商被迫走上告状路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7885 更新时间:2019年10月12日12:52:19 打印此页 关闭

        近日网传漯河市最早房企老板谢志欣,因法官王跃民步步设局,一起简单的民事执行案件,在王跃民操作下低价评估,评估报告严重超期,仅有亲人竞拍;得手之后变现不成,低价抵押出去,最终致使老谢的公司陷入泥潭仅剩空壳,好端端企业就这样跨掉;最早的房企老板非但没有发财,反而走上上访告状道路,令人扼腕叹息,引发强烈反响。

 

图片说明 谢志欣网上实名举报
 

         看准市场  走上开发之路

 

        74岁的谢志欣,早年是从事建筑技术出身。1992乘小平南巡讲话的东风开始在漯河从事房地产开发,成立漯河市天乐房地产公司。同年周口老乡许家印辞职,先是南下打工。

        漯河市公安街62栋,已经是第三个楼盘。

      “这座楼在火车站对面,与当时售票大厅对面,可谓黄金宝地,市领导都很支持我,按正常情况这座楼建设结束,还会有更大的动作。”时隔多年,老谢回忆起往事仍有一种自豪感。
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 

      图片说明  争议楼房外表光鲜 

 

      不料老谢的梦想只能停留在这座楼上


      开建不久因资金问题老谢向农村信用社贷款166万元,由于老谢信誉好,加上楼房增值空间大,用在建楼盘2楼、5楼作抵押,两层楼评估200万元。不久放款到位,六层楼房顺利完工。

 

         执行一开始就跑偏 低价超范围评估


       2002年,老谢正常向信用社还利息期间,信用社突然向漯河中院提出诉讼,要求老谢还款,本息共计180余万元,漯河中院一审支持了信用社的请求。不过信用社并没有要求强制执行,老谢还是正常还息。

      2004年,信用社更换负责人,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。
      意外的是,经办人漯河中院法官王跃民,并没有直接评估当时抵押房产2楼5楼是否能够偿还所有债务,就直接也把还没有出卖的6楼也一并评估上。
      最终评估结果,三层楼总共才100余万元,平均每平方单价才560元。老谢得知情况立即向漯河中院提出复议,并且提出了详细核算成本,已出售价格等因素平均价格每平不下1900元,字字有据。复议无果而终。

     “贷款当初银行专业人士就做过详细评估,不然也不会放贷,两层楼正在建就评估200万元,多年后大楼建好了,升值了,又增加一层楼,三层楼才评估100万元,谁会信服?”老谢提及此事有点激动。

 

         两次拍卖 都是法官亲属参加

 

       老谢介绍,为参与竞拍这三层楼房,不久一家名为“漯河市华锐科技有限公司”(后简称华锐科技公司)很快成立。不过这些内幕都是老谢后来才知道的。
      王跃民的妻子黄某和姐夫左栓柱控股该公司,没上几天学又无正当职业的左栓柱是法人代表,参与第一次竞拍。“不知是何原因,第一次流拍,第二次仅有左栓柱母子二人参与竞拍,最终王跃民的姐夫左栓柱80.8万拍到手。”
      “三层楼当时价值800多万,母子二人参与竞拍超低价拍到手,难道全国就法官王跃民的姐夫母子二人知道捡便宜?其他人都傻都不知道?”显然老谢认为,此间问题太多。

      法官操作低价评估,然后亲属参加竞拍,并且使用超有效期100多天的评估报告,仅有法官亲属参与竞买,线条逐渐明朗,老谢开始上告。老谢多次举报,很快就会被跟踪。

 

       主动提出为老谢还帐 企图封口

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来形容接口下来的故事,最恰当不过。
        2009年10月份,老谢接到王跃民的电话主动提出华锐科公司愿意为老谢的公司偿还67万元债务,老谢并向媒体出示有关证据。

 

 图片说明 老谢提供王跃民主动还债证据


    “还说配合他贷款,贷出来再给我一部分钱,后来也没贷成,承诺也没兑现。”
      开始老谢信以为真,也就不继续上告。多次贷款王跃民都没实现,答应替老谢还债的事情也成句空话。
      由于当时老谢员工一直在该楼上进出,不少买主或银行实地考察得知有纠纷自然没了下文。
     老谢手持法律文书,还特意指出,按照正常程序,竞拍成功后向债权人缴钱,后下才过户裁定。而左栓柱房款先缴一部分,就得到了过户裁定,在拿到房本后一年多房款还没缴清。

      看到房子卖不掉也无法贷款,王跃民就实施了下一步计划。

 

       假结婚转让房产 再闹上法庭被人耻笑

 

      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更为出人意料,几乎是上演了一出让人恶心的闹剧。

      王跃民虽然掌握三层楼却无法变现。王跃民就让左栓柱给自己一个关系人郑桂红,用三层楼房产担保向一高利贷公司借款200万元。
      2015年9月,左栓柱突然与自己原配离婚,与高利贷公司老板指定人张海云假结婚;结婚后第二天左栓柱就把涉及到的3层楼房产全部过户给张海云;仅20天后又离婚;之后,各自又与原配复婚。
      到此,左栓柱与高利贷公司之间的纠纷还没有结束。左栓柱后来反悔,认为是假结婚,此时三层楼价值千万,抵价200万太亏,昔日假夫妻闹上法庭,打了三年官司。


 图说 年久失修漏雨严重 这座着争议房产已破败不堪


      “好端端一座楼,本来价值不菲,在法官王跃民的导演下,弄得稀巴烂。信用社还有百十万元收不回,我的公司也被折腾得成一具僵尸,职工下岗,大量工程款、民工工资拖欠。”老谢不无感概。

编后:与许家印南下闯天涯相比,老谢在房地产界起步要比许家印早3年。环境差异,造就的结局也大不一样。
       一起简单的执行案件,致使老谢的公司陷入泥潭,难以自拔;一家漯河最早的房企老板只能身背上访材料整日奔波在路上。
      老谢的企业死因何在?是谁把这家刚起步的企业玩于掌鼓之间?
      根据老谢拿出的证据都直指漯河中院法官王跃民。他本该依法办事,却处处违规操作,把一个非常简单的案件弄得一团糟。被执行企业搞垮,职工下岗,最终连债权人利益也不能保证。期间复杂离奇堪比影视剧。
      中央一再提出营造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,依法保护企业家财产权、创新权益和自主经营权被放在重要位置。
       时光不会倒流,世间没有如果。但我们可以谋划未来,如果社会都来营造企业成长氛围,都来关注企业家成长环境,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,社会文明进程就会更快一些,居民生活的自豪感、幸福感就会多些。

上一条:桐柏人的母亲河 有人打清淤旗号把大型机械开进河床,实际上挖沙卖钱! 下一条:国庆长假神垕交警中队全员在岗保畅通